广西昨日无新增确诊病例 密切接触者194人正观察中
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药监综械管函〔2020〕203号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

1、上班族:上海姑娘Wendy

Ella所在的学校位于纽约曼哈顿岛,人口稠密,世界著名企业林立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然而吃下定心丸不过两天,香港宣布,25日起取消机场所有中转服务。香港肯定飞不了了,Ella花了2000多元退了票,做好了留在纽约,留在宿舍的打算。

“为了顺利回国,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”

他告诉记者,学校发了好多封警告邮件,提醒到了当地人袭击了戴口罩的人。有一名美国男子刺伤戴口罩的亚裔男性,也有人计划乘乱在街边点垃圾放火,还有进楼偷包裹。小陈开玩笑说:“我已经俩星期没出门了,今天又冒死出门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。”